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从佳佳:输出一杯水须有一桶水-搜业者-中华产业经济网-感受吧,财经产经,娱乐八卦,科技科学,百科生活的痛快吧. '); })();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从佳佳:输出一杯水须有一桶水
视野
李国伟
2019-08-09 09:59:44

  “要想给学生一杯水,自己就要有一桶水。”这是从佳佳身为老师的母亲过去经常对他说的一句话。多年以后,当从佳佳自己也站上了三尺讲台,这才深切地体会到母亲这句话的精髓。武大求学、上海读硕、港大读博,再到复旦执教,从佳佳在学术之路上不断前行,因为他相信:“只有不断的学习和发展,才能积蓄充沛的水源。”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学系讲师从佳佳

  与复旦邂逅

  从佳佳一直觉得自己是个“非常普通”的人。“读书,工作,一路走来兢兢业业,没有太多曲折坎坷的地方。”的确,如果要大致描述从佳佳来到复旦管院任教之前的人生,用一句话就能概括——从一个校园,到另一个校园。

  从佳佳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这是一所以“自由包容”的学风闻名的华中高校。很多人在本科时代已经开始焦虑,忙着自修、实习、考证,而从佳佳却上了很多“很有趣”的选修课:教怎么建大坝的,教舞龙舞狮的,还有教做陶瓷的……“跟别人一比,我觉得在武大读书还蛮无忧无虑的。”

  本科毕业之后从佳佳没有一点纠结,就决定要继续读书做学术。因为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从太太想要来上海,于是从佳佳进入上海交通大学,开始硕博连读。

  来到国际化的大都会上海,从佳佳有了更新奇的体验,也有了更多元的选择。身边很多上海同学都忙着实习、找工作,从佳佳也一度在外面的公司实习过。但他很快就发现:“大家仿佛都是流水线上的螺丝钉,虽然薪水不错,但这种工作完全无法吸引我。”

  相比之下,从佳佳更喜欢具有挑战性的学术研究。经过慎重思考,从佳佳决定转学到香港大学继续学业。而他与港大导师的第一次见面地点,正是在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我的导师刚好到复旦管院上课,就约我在这里见面,实际上相当于‘面试’。”

  正因为如此,从佳佳用“机缘巧合”来形容他与复旦管院之间的渊源。

  作为沪港两地的两所百年名校,复旦与港大之间从1998年开始就有了深度的合作,两校联合开办的IMBA项目拥有业界一流的口碑。在香港大学就读时期,从佳佳参与了不少与复旦管院之间的学术交流活动;而由于太太在上海,毕业之后他也选择回到上海,进入复旦管院工作。

  不做复读机

  为什么会选择做老师?从佳佳笑称这完全是“家族传承”。他出身教师世家,外公、母亲都是老师。从小耳濡目染,他对教师这个职业并不陌生,但真正实践起来,还是有了很多不一样的体会:“怎么把一个知识点通俗易懂、又不失深刻地讲出来,这是一件相当有挑战性的事。”

  眼下,从佳佳已在GMiM项目授课。GMiM是复旦管院与伦敦商学院联合开办的2年制双学位专业硕士项目。从佳佳所要讲授的这门课需要与中国经济现实紧密联系又需要运用经济学的逻辑对现实进行阐释,如何能让学生迅速get到知识要点?这对于老师的授课能力要求非常高。从佳佳设身处地换位思考,总结出一个抓住学生兴趣的关键点:把内容讲出趣味。为此,他经常提醒自己:“不要只顾自己讲得过瘾,却让学生云里雾里。”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经管理论不仅涉及到浩如烟海的理念、名词、思想体系,更涵盖了商业现实中的方方面面。从佳佳总是尽力避免在课堂上讲太多公理性的内容,而是多举案例,深入浅出地帮助学生消化理论。“如果我只是把自己的所思所学,像复读机一样复述给学生,这就失去了我作为一名老师的意义。”

  不希望成为“复读机一样的老师”,从佳佳想要做到的是,自己在课堂上授课的内容,学生能够当场就消化掉百分之八九十,不必在课后重复学习。“课堂之外的时间,应该留给学生们用于拓展更多更前沿的知识。”

  这一点也是从佳佳读博士的时候,导师对他的要求和影响。“我们做的论文中有很多数学符号,每次我做论文展示之前,导师都会先检查我的PPT。只要看到PPT上有很多数学公式,他就会要求我把它们删掉,换成图表,换成逻辑故事。即使这篇论文是一个数学模型的论文,他也要求我在PPT上不要用太多的数学公式,因为听众不会看你的公式,他们更关注你想要展示的逻辑和道理。”

  虽然从教生涯不长,但从佳佳已经深刻领会到了母亲经常对他说的一句话:“你想教给别人一杯水,你自己得有一桶水。”他发自内心地觉得,课程要讲得有趣,讲得生动,教师本人就必须对你要讲述的内容了解得特别透彻,而且与之相关的知识也要多有涉猎,旁征博引。

  和很多老师一样,从佳佳也遇到过学生上课“比较闷”的情况,“有些学生不爱发言,不积极互动,老师不太了解他们的关注点。”不过从佳佳觉得,这其实跟老师的授课方式有关系,“有时候你要试图调动他们,这就要考验老师的授课技巧。”他笑言。

  从佳佳曾经开过一些课程,班里有中国学生和外国学生,外国学生明显比较活跃,比较喜欢回答开放性的问题;而中国学生更喜欢追究一些具体的问题,比如这个怎么算,那个怎么回事,道理是什么……“这是我们思维上的不同,不同的教育背景思维上的差异,更需要老师去引导和启发他们,激发他们的兴趣。”

  从佳佳非常享受这种与学生之间思维碰撞的感觉。尤其在复旦管院这样一流的校园里,他时常处在师生头脑风暴带来的兴奋之中。“复旦管院的学生非常勤奋,也很聪明,和他们互动、帮他们解决问题,实际上也带给我自己新奇的灵感。”有时候,下课后的从佳佳“不得不”继续做功课,就学生提到的问题查更多的资料,进行更深入的思考。“这当然很有挑战”,他坦言,“但却是作为一个老师的自我修养。”

  踏实做研究

  许多人认为,在大学教书的工作很轻松。从佳佳却笑称,自己需要每天工作很长时间进行备课和专业研究。“学院对老师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我对自己也是。作为一名老师,我要对自己负责,更要对学生负责任,所以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做研究要求精,做老师要广博;在研究阶段是阅读、思考,在教学中则是讲授、引领,从佳佳身挑教师与研究者两副担子,“责任”二字常常挂在心头。为了学术上有进一步深耕,也为了给学生带来更为丰富的知识与思考,从佳佳一直在超越自己。压力大的时候,他选择通过打篮球和健身来纾解,“运动既能让我的身体得到放松,也能减轻心理上的压力。”

  抬头是山,路在脚下,复旦管院的讲台就像是从佳佳全新的征途起点。从不好高骛远的他对自己当下的期望很简单:踏踏实实做好研究,带学生们一起发现经济学的乐趣。

相关文章